登录 / 注册 GO

越野中国-风云榜_文章内容

您的位置是:主页 > 越野中国 > 越野中国-风云榜 >

我的特殊采访经历

发布时间:2013-07-05 作者:越野中国官方

 

我做了20年赛车采访,但只采访过两次越野赛,1992年的巴黎—莫斯科—北京马拉松越野赛和2004年达喀尔拉力赛。记得在年初达喀尔拉力赛发出前,法国圣路为尼桑——多士德车队举行的大型欢送仪式上,当地的主持人向记者提问:你们知道达喀尔拉力赛有多长时间了?

法国人有理由提出这样的问题,因为直到2003年才有中国车手的身影初次出现在已有20多年历史的达喀尔拉力赛上。

我1984年参加工作,从第六届当时还叫巴黎——达喀尔拉力赛的比赛开始报道。不过,由于当时资讯的问题,说实话,对这个比赛只了解一些毛鳞凤角。

在我的理解中,像达喀尔这样的拉力赛,不仅更要求速度和耐力,同时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

我真正对越野拉力赛的了解是1992年巴—莫—京的比赛。这次比赛是由日本三菱公司主办,同时还为中国组建了一支三菱拉力艺车队,赞助商是万宝路。我的采访经费是由万宝路赞助的。

由于采访这样的比赛耗资巨大,当时的报价在11000法郎左右,还不包括北京到巴黎的机票。采访线路分为三条:

第一,乘坐固定翼飞机;

第二,乘坐直升机;

第三,乘坐汽车。

第二条最贵,第三条最便宜。我们选择后者。

让我最感觉越野赛与其它赛事不同的就是赛前的车检:赛车、车手和随队记者、工作车,参赛的所有车辆和人员都相聚在当地最大的会展中心,那简直就是一次越野专业车展。光是能看这个“车展”对越野爱好者来说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后来,组委会为了更加丰富越野赛的魅力,就在总部不远的地方安排一次表演力十足的开幕赛,后来,这样的开幕赛改为两车同时出发,这招儿也是从拉力世锦赛学来的。

采访这次巴莫京越野赛的只有两位中国记者,我和新华社的张千里。大赛前虽然有很多活动,但活动地点都非常远,我们两人又没有车,只是在出发前才与乘坐采访车的全体外国记者见面。乘坐汽车采访的记者共12人,分乘两部奔驰小巴。记者分别来自法国、英国、西班牙、美国、日本、意大利。所有记者都很欢迎我们的加盟,因为到了中国境内,我们将成为最好的导游。但我心中说,实际上我与你们一样,也是第一次到新疆、甘肃、山西等这些中方线路。

上路以后的最初感觉很爽。采访这样的跨洲比赛,最难办的是签证。除了法国、比利时、德国、波兰之外,就是苏联。可是,苏联一年前决定要成立独联体,一下就多出好几个国家。好在大会的通关能力很强,只需有法国的拉力签证就能抵达中国边境。不过,我仍需要在法国办理比利时的过境签证。

谁知,欧洲那时已经开始酝酿欧盟,因此从法国到德国,根本没有边检,甚至进入波兰也没有边检,惟一的过境检查是俄罗斯。俄罗斯面部僵硬的边境军,让车上西方记者全感到紧张。 巴莫京的真正比赛是从莫斯科开始的,此前都是行驶路段。在俄罗斯的第一赛段中,我们因为与参加比赛的中国车手卢宁军和羡桐春多聊了会天,结果还与我们的记者车失去了联系。后来是当地的一个警察送我们赶上了队伍。这次教训告诉我们,在这样的长途比赛中,最好要遵守时间。可是,由于车上的记者有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经常是有不守时的情况发生。我们后来在哈萨克境内的比赛中,真的将一位超时未归的日本摄影记者给甩了。

乘坐汽车采访虽然辛苦,但乐趣很多。首先,那些西方记者确实有备而来,带着很多沿途的旅游指南。每到一地,先是到当地的一个景点观光,然后再返回比赛线路。采访这样的比赛当然住酒店的机会不是很多。从莫斯科出来以后,我们就入住大会提供的宿营地,实际上就是当地的军用机场。刚开始,睡觉是一个大问题,因为运送物资和第一班记者的飞机每天7点起飞,飞机要在凌晨五点发电,巨大的引擎声吵的无法入睡。不过三天之后,就是在帐篷旁边点一个炸弹,也照睡不误。后来我还注意到,有些人为了省事,帐篷也不搭,就睡在飞机下面,当然是在睡袋里。

出莫斯科没几天,卢宁军的赛车分动器就坏了。他的车速只有7、80公里。他因超时退出了比赛,由于还能继续前进,因此每天就与我们记者车同行,一起朝北京赶。我们一路上又多了一个聊天的伙伴。当时是在大家都停车休息的时候。

这种长途越野赛是没有午餐的。早餐在宿营地用过,然后领一个餐包。听上去很美,但里面只有酸奶、糖果、饼干、葡萄干、干果,等等。除了少量能顶时候的食物外,糖果全都给了沿途的当地儿童。

就在距中国边境还有三天路程的时候,羡桐春的赛车失踪了!我知道越野赛上一定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但没有想到会落到首次参赛的中国人身上。我为小羡和领航小孙感到担忧。

应该说,大会对失踪车手还是有足够的准备。首先赛车上安装了带有卫星定位的报警装置。可是,小孙就是没有弄明白怎样使用。眼看我们就要进入中国边境了,这部中国赛车还是没有与大会联系上,不过小道消息倒是很多。有人说被匪徒劫持了,有人说被押到莫斯科了。进入中国以后,终于得到了准确的消息,他们已经回到北京了!

当然,小羡和小孙也有一次独特的经历,我后来还专门写了一个长篇采访。

凭心而论,我对越野赛还是没有什么具体感觉。只是分清了四个级别的赛车,知道卡车居然还有8X8的。更知道我们的采访环境恶劣,在莫斯科之前推过死火的记者车,在中亚的沙漠中陷车,因无法过河,求助过当地的推土机,在乌孜别克斯坦抹黑进城,因为汽车突然全车无电,乘过一段俄罗斯的小飞机,因为记者车需要修复,在新疆看到一起严重事故,一位组委会中方人员遇难,在兰州机场睡在水里,半夜下大雨,到山西的时候终于发高烧病倒,一路迷迷糊糊到了北京的八达岭……。

由于当时通讯条件有限,我每天都是用传真发稿。想想也真是难为了后方编辑。还好,这次采访经历为我在今年采访达喀尔拉力赛提供了宝贵经验。在郑州日产公司的大力支持下,组建了帕拉丁车队。我做为惟一的中国记者参加了这次采访。这次采访还有一个巨大不同就是,我们需要自己驾驶记者车。可是,这也带来了更大的麻烦。法国人确实是长途越野赛的高手,他们的组织工作松散,但有序,效率低,但不耽误事。与上次采访巴莫京一样,我首先要通过签证关。由于布吉纳法索与塞内加尔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同行三其他中方队员都是拿到日本签证我因去西班牙采访,没有赶上,结果就需要自己到法国去解决。好在法国驻华大使馆非常帮忙,拿法国签证只用了10分钟,让随行的旅游公司都感到惊讶。到了法国以后,车队方人员认为没有两个非洲国家签证问题严重,但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原来,塞内加尔总统三女儿也参加这次比赛,而且她与我们同在一个大队。在我们车队经理丹尼尔的协助下,我们往返700公里,用了7个小时搞掂了两个签证。自己驾驶记者车,让我们开始有些兴奋,但听了车队指令之后,我们凉了半截儿。原来,记者车上全部是中国人,没有采访达喀尔拉力赛的经验。这届比赛正好又是历届比赛中最难的一次之一,加上通过的马里和埃塞俄比亚边境有判匪活动、沿途有地雷阵,搞得我们非常紧张。最难接受的是,我们的702号记者车必须随时跟在领队车的后面,以免我们迷路。这样的“采访”实在不方便。第一,领队车在欧洲路线上根本不得进入比赛线路,我们只有每天赶路。第二,好不容易与车手卢宁军回合,但车队经历好像总是在赶时间,不久又要朝下一个营地赶。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记者车安装了GPS和拉力表,但又有新问题出现。技师在接拉力表的线路时连到前桥上,但我们的车非常耗油,平时走公路根本没有必要使用四驱,这样的话,拉力表根本不动,形同虚设。我们只有一个选择,继续老实地跟在领队车后。

我们的记者车有一个司机,名叫何勇,来自云南。可是这位生在高原的人一到平原就醉氧,在高速路上打瞌睡,险些让我们在法国就追尾。后来,在欧洲的大部分路程上都是我驾驶。原来以为到了非洲他会精神一些,谁知他一到中午就犯困,而这时正好是赶路时间。卢宁军由于赛车的改装很不到位,给他完成比赛提出了苛刻的挑战,因此,他只能靠减慢车速来完成每个赛段的比赛,这样,他每天回到营地的时间越来越晚。就在我出事前那天的晚上,他夜里2点回到营地,我们也为等他守到那个时候。睡眠的不足,让何勇提出换人驾驶的时间越来越短,但我也是同样疲劳,而且我驾驶SUV的经验也不是很多,况且,还是一款自动挡车。在发生紧急情况下,我不知道该采用什么减速措施,只有靠调整方向。但是,摩洛哥的等级公路路面很窄,没有多大余地,我们冲出公路后就翻车了。车上三人,只有我伤势最严重:四指骨折。大会救护直升机很快抵达出事地点,但也无法将我送到大会医疗站。他们安排了一部救护车,将我送到前方100公里的摩洛哥医院。在医院里我接受了止血抢救。没有了采访车,以我的经验,采访已经结束。虽然车队方面通知还可以跟随飞机采访,但我不会相信。果然,在飞机坐到埃塞俄比亚之后,我们被通知没有机位了。与此同时,大会主治医生建议我立即返回法国或中国进行治疗,因为我的伤势在当地的恶劣条件下,随时都有感染的危险,而大会医疗队并没有这样的治疗设备。第二天,我被大会医疗队送上了去首都埃斯特里亚的救护机,同机有12位伤兵,当晚赶上了去巴黎的班级。这也是一次独特的采访经历:我一生中没有骨折过,没有被抢救过,没有动过手术,没有打过点滴,没有住过医院,这次全都写入我的人生档案。后来回国后,同行对我说,达喀尔拉力赛没有多大新闻,但你翻车、住医院却成为最大新闻。我只能抱以苦笑。不过,这次采访达喀尔拉力赛让我对越野赛车有了深刻了解。与首次采访巴莫京拉力赛不同,赛车的改装技术突飞猛进,一些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改装方式和改装车型,都出现在这次比赛中。大会对改装车的安全方面要求很严,但对技术层面非常宽容,不必要按照国际汽联的要求。特别是在今年的改装中,将T2组与T3组合并,更给赛车的改装留下了很大的空间。在这次比赛中,我对卡车组的比赛有了更新的了解,因为在帕拉丁车队中,有一部奔驰卡车在参与维修的同时,也参加比赛。不过,让人印象深刻是俄罗斯车手驾驶的卡玛兹,法国人说,他们的油箱里装的不是燃油,而是伏特加。这些巨大的四驱卡车在城市里能开到100公里,简直就是一头怪物。他们在赛道里更是疯狂,每当他们通过我的帕拉丁记者车时,要不是拼命握住方向,就不知道我的车会跑向哪里。

光看赛车的改装就已经令人心动。北京车手罗丁是第二次参赛,但赛车已经是今非昔比,驾驶全新改装的三菱长轴柴油涡轮增压赛车,据说马力有280匹,里面尽是高科技。而卢宁军的帕拉丁就太寒颤了。一位香港的越野专家看到后断言:“老卢,到摩洛哥第三天给我打电话吧!”,那意思是车已经歇菜了。好在我们赛前已经说服了他。我对他说,“用这车参赛,你就当是你抱着车比赛,不是它拉着你。不过,只要能跑完比赛,你比登天的杨利伟差不到哪儿去。”说真话,老卢这次参赛还真是老天保佑。老卢在参加法国第二赛段比赛中,因道路情况恶劣,大会取消了比赛。老卢得到非常宝贵的检修机会,结果发现后轮螺丝已经全部松动。如果是参加了第二赛段的比赛,完全有可能就折在里面。

每天的采访还是露宿机场,洗澡还是男女共浴(但有浴帘相隔,可是更衣时没有),中餐还是餐包,但晚餐还是非常丰富,外加当地人的表演,还能看到当天比赛的一些电视快报。不过,最惊讶的是通讯手段,可以上宽带互联网,可惜时间太短,就截止到晚上十点。我的这次报道引起国内很大轰动,当然,翻车事件让我更加名声在外。首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就完成比赛的车手,在达喀尔赛历史上也是不多的,于是,他认为自己在这次比赛上做了一个好梦。我呢,只能说是一个恶梦。最后说一句,郑州日产已经答应我明年继续随队采访,我想好梦一定会成真。到时一定会给读者们一个完整的达喀尔拉力赛报道。

的丰富发广告的丰富发广告的丰富发广告的丰富发广告的丰富发广告

法规嘎嘎嘎1111法规嘎嘎嘎1111法规嘎嘎嘎1111法规嘎嘎嘎1111
点击进行QQ咨询